江西多乐彩综合走势图

青少年研究中心

青年社團與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創建

發表日期:2016-01-20作者:編輯: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出處:

青年社團與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創建

閔小益

 

1922年5月5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在廣州東園召開第一次代表大會,標志著中國青年的先進組織正式成立。關于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成立的歷史條件,一般的研究認為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一是社會主義思想的傳播,為青年團的建立準備了思想條件;二是青年社團的發展,為青年團的建立準備了組織基礎;三是中國共產黨和共產國際的幫助,為青年團的建立提供了組織領導。筆者曾著有《他們為什么選擇了社會主義——社會主義青年團建立的思想基礎》一文,對第一個問題作了較為充分的論述。本文擬就第二個問題——青年社團與社會主義青年團建立的關系作一深入的分析,以此紀念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建立90周年。

一、五四前后青年社團的發展

1915年陳獨秀等人發起新文化運動,隨著中國先進青年的逐漸覺醒,一些進步社團開始成立,比較著名的有武昌互助社、長沙新民學會、少年中國學會、國民雜志社、北京大學新潮社、北京平民教育講演團等等。這些青年社團在1919年的五四運動中發揮了重大的作用。由于中國學生的不懈奮斗,充分發揮了先鋒和橋梁作用;由于新的政治力量——工人階級登上歷史舞臺,直接參與“三罷”斗爭;更由于全國人民的支持,五四運動最終取得了完全的勝利。這一來之不易的勝利使當時的一些先進青年認識到自己在中國社會的地位和作用,開始認識到工農群眾的巨大力量,同時也更深刻地認識到當時的社會“沒有一樣不是黑暗、惡濁、悲觀、厭煩,如同掉在九幽十八地獄里似的。若果常常如此,不加改革,那么還成一種人類的社會嗎?所以我們不安于現在的生活,想著另創一種新生活,不滿于現在的社會,想著另創一種新社會”。隨著改造社會呼聲的日益高漲,更多的青年社團在各地迅速大量涌現,如天津覺悟社、浙江新潮社、北京大學馬克思學說研究會、北京、上海等地的工讀互助團、江西改造社等等,據估計,五四后一年中出現的青年社團數量約有300-400個。

從總體上說,這些社團基本都以學生為主體,如北京大學新潮社、北京平民教育講演團、 北京大學馬克思學說研究會、天津覺悟社等。有許多社團的成員甚至是十幾歲的中學生,如1919年末成立的青年學會,其成員基本都是開封河南省立第二中學畢業班里的進步學生;1920年初成立的覺社,他們的成員主要是北京一些中等師范學校的學生。還有一些是剛畢業不久的青年知識分子,如長沙新民學會、北京工讀互助團的部分成員等等。盡管他們大多都是十幾歲、二十幾歲的青年,但都有改造中國社會的志向,振興中華的抱負。正如新民學會組織者毛澤東在他主編的《湘江評論》中所說的:“天下者我們的天下。國家者我們的國家。社會者我們的社會。我們不說,誰說?我們不干?誰干?”當時最大的社團——少年中國學會在其發起旨趣中也聲稱:“本會同人何以發起斯會呼?蓋以國中一切黨系皆不足有為,過去人物又使人絕望,本會同人因欲集合全國青年,為中國創造新生命,為東亞辟一新紀元。故少年中國學會者,中華民國青年活動之團體也。”

五四前后的青年社團是為了改造社會而誕生的,從它們成立初期的宗旨來看,是改造社會,包括改造國民和青年自己。如新民學會的宗旨是“以革新學術,砥礪品行,改良人心風俗為宗旨”;互助社以“群策群力自助助人”為宗旨;少年中國學會的宗旨是“振作少年精神、研究真實學術,發展社會事業,轉移末世風氣”;國民雜志社的宗旨是“增進國民人格,灌輸國民常識,研究學術,提倡國貨”;平民教育講演團的宗旨是“增進平民知識,喚起平民自覺心”;浙江新潮社的宗旨是“謀人類——指全體人類——生活的幸福和進化;改造社會;促進勞動者的自覺和聯合”。其它社團的宗旨也大體相同。

在如何改造社會的問題上,由于當時西方資本主義社會所存在的各種問題,如貧富差距、底層人民的窮困、童工、失業、惡劣的工作和生活環境、社會對立、犯罪、環境污染等,因世界經濟危機和第一次世界大戰暴露無遺,五四前原本想學習“法蘭西文明”的這些青年,都逐漸拋棄了在中國發展資本主義的想法。隨著戰后西方各種思潮的涌入,俄國十月革命的勝利,使參加這些社團的青年很快掀起了一股介紹和宣傳社會主義的熱潮。在五四運動后的一年中,通過出版各種刊物,對社會主義各個流派,包括對無政府主義等思潮的學習和探索,參與“問題與主義之爭”的討論,“勞工神圣”的宣傳,以及一些青年社團成員在“工讀互助”、“新村主義”、“平民教育”、“科學救國”、“實業救國”等救國道路上的親身實踐,這些青年社團的成員和全國其他進步青年一起,在不斷探索尋找著改造中國社會的出路。

到了1920年的五一前后,這些青年社團和進步報刊結合慶祝國際勞動節的契機,廣泛展開了關于勞工運動的宣傳,顯示早期馬克思主義者和工人運動相結合的傾向,推動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在這之后,一些青年社團的杰出組織者如毛澤東、周恩來、惲代英、何孟雄、鄧中夏、高君宇、蔡和森等相繼成為馬克思主義者,其領導或參加的社團也有了很大的變化,有的甚至已直接以科學社會主義為自己的宗旨。其中如長沙的新民學會,在毛澤東、何叔衡的組織下,于1920年8月成立了俄羅斯研究會。在1921年1月1日至8日新民學會長沙會友舉行的會議上,通過究竟贊成哪一種主義的表決時“贊成波爾什維克主義者十二人……贊成德漠克拉西二人……贊成溫和方法的共產主義者一人……未決定者三人”。接受科學社會主義的已占絕大多數。再如1920年3月發起的北京大學馬克思學說研究會的成員鄧中夏、黃日葵、高尚德(君宇)、何孟雄等,在李大釗的領導下,通過有組織的學習活動,“產生了進一步組織起來,開展革命斗爭的要求,這就為北京社會主義小組的成立作了準備”。原來一些包容各個方面成員的青年社團如少年中國學會,其中的一部分成員也強烈要求“學會有采一種主義的必要,而且不可不為社會主義”。特別是一些原先參加工讀互助團,幻想建立和發展空想社會主義的“新村”組織的進步青年,在殘酷的社會環境下,也開始丟掉幻想,改而信仰科學社會主義,走上了參加組建社會主義青年團的革命道路。所以說,五四前后青年社團的發展為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創建準備了組織基礎。

二、青年社團在社會主義青年團創建中的作用

1920年8月22日,上海社會主義青年團首先建立,緊接著、北京、武昌、長沙、廣州等社會主義青年團組織也相繼建立。研究這些早期團組織的創建史,可以發現,青年社團在早期團組織的創建中有著重要的作用,甚至有些地區的早期青年團組織直接就是在一些進步社團的基礎上建立的。

1.浙江新潮社、工讀互助團以及湖南俄羅斯研究會等青年社團與上海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創建

1919年秋,俞秀松、施存統、周伯棣等浙江第一師范的學生和其他幾所學校的學生一起創辦了浙江新潮社(前身是雙十半月刊社,成立于是年10月10日),對黑暗的社會制度,特別是虛偽的封建禮教進行了猛烈攻擊。因此受到了當局和各種舊勢力的竭力迫害,《浙江新潮》到發行第三期后被迫停刊。此時,在少年中國學會王光祈的倡議下,經李大釗、蔡元培、陳獨秀等17人發起,北京工讀互相團正式成立,在杭州無法立足的俞秀松、施存統、周伯棣等參加了北京工讀互助團的活動。但是在殘酷的社會環境下,北京工讀互助團的社會實驗活動很快于1920年3月底失敗。這就使俞秀松、施存統等人明白了在舊體制下,靠少數人和團體的社會實驗,根本不能成功。俞秀松、施存統等人從此拋棄了空想社會主義,到上海參加了陳獨秀領導的中國共產黨早期組織的籌建活動。1920年夏中國共產黨早期組織成立后,受中共早期組織的指派,由俞秀松出面主持,于1922年8月22日用施存統、沈玄廬、陳望道(俞秀松、施存統在浙江第一師范時的老師,共產黨宣言的最早翻譯者)、李漢俊、金家鳳、袁振英(震瀛)、俞秀松、葉天底等8人的名義,正式發起成立上海社會主義青年團。俞秀松任團的書記。

上海社會主義青年團創建后,在機關所在地霞飛路漁陽里舉辦了“外國語學社”,以團結、培養進步青年,并且為輸送青年到蘇俄學習做準備。其學員很多都是從各地青年社團選派來的,如肖勁光、任弼時、周兆秋、胡士廉、任岳、陳啟沃等6人,就是由新民學會毛澤東、何叔衡等發起成立的湖南俄羅斯研究會介紹來的。這些由各地青年社團選派來的學員,如肖勁光、任弼時等在那里參加了上海社會主義青年團,成為上海團組織的最早的團員之一。

2.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平民教育講演團等進步青年社團是北京社會主義青年團建立的基礎

1920年3月,鄧中夏等發起建立了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在李大釗的指導下,開始了有組織的學習馬克思主義著作的活動,為參加這一社團的進步青年提高馬克思主義水平,在青年中傳播馬克思主義做出了貢獻。與此同時,自1920年3月14日平民教育講演團推選鄧中夏為總負責人——總務干事、高君宇任文牘干事后,也起了重大的變化,它接受了鄧中夏的建議,“廣邀團員,以為大擴充之地步”,并確定了今后的活動方針為“除城市講演之外,并注重鄉村講演,工場講演”。4月18日,鄧中夏帶領講演團成員到長辛店講演,開始走上了與工人運動相結合的道路。

1920年10月,北京共產黨早期組織成立后,按照上海社會主義建團的要求,立即著手籌建北京社會主義青年團,他們草擬了團章,并寄給在長沙的毛澤東。11月,在李大釗的指導下,北京社會主義青年團第一次會議在北京大學學生會辦公室召開,參加會議的有鄧中夏、高君宇(尚德)、羅章龍、劉仁靜、何孟雄、繆伯英(女)、朱務善、黃日葵、張國燾、李駿、范鴻劼等人,大多數都是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平民教育講演團的成員。北京大學學生會負責人、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平民教育講演團、國民雜志社、新潮社的成員高君宇被推選為書記。

值得一提的是,鄧中夏、黃日葵等北京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創建者,還在五四后推動中華民國學生聯合總會(全國學聯)的成立方面,起過重要的作用。

3.互助社、利群書社在武漢社會主義青年團創建中的作用

武漢團組織的初期名稱是武昌社會主義青年團,1922年4月9日才改名為武漢社會主義青年團。武昌社會主義青年團是以武漢中學進步學生為基礎組成的,其成員還包括湖北省第一師范、一中、旅鄂湖南中學、外國語學校、高師、高商等學校的進步師生,其中很多人是武漢學生聯合會的活動分子。在董必武、陳潭秋等直接領導下,武昌社會主義青年團于1920年11月7日(俄國十月革命三周年紀念日)召開了第一次組織會議。

互助社是武漢地區最早出現的青年社團,成立于1917年10月8日,惲代英是發起者和組織者。互助社在武漢地區的五四運動中起過重要的作用。1920年初,惲代英在武昌把一些主要的進步青年社團聯合起來,成立了利群書社,廣泛宣傳馬克思主義,在湖北青年有著很大的影響力。利群書社還和毛澤東主辦的長沙文化書社建立了密切聯系,文化書社的一些成員也加入了利群書社。盡管惲代英沒有直接參與武昌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創建,但是武昌早期團組織得以建立,是和惲代英領導的互助社、利群書社的影響分不開的,利群書社的組織者之一李叔渠就是武昌團組織的最早成員,并在團的第一次組織會議上做報告。1937年,董必武在《創立中國共產黨》一文中指出:“那時,武漢有一個激進的青年團體,他們有烏托邦和半無政府主義思想,熱衷于搞‘新農村運動’。這個團體的中心在中華大學,他們創辦了一個‘利群書社’。他們的領導人是一個才華橫溢的青年名叫惲代英。他對學生有很大的影響,是中國早期最優秀的青年領導人之一。這些‘新農村人’不相信馬克思主義,但是,不久他們就開始討論馬克思主義,并有許多人參加了共產黨”。正是因為互助社、利群書社在青年中的影響力,這兩個青年社團的許多成員如惲代英、林育南、李求實、肖楚女等在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正式成立后,都成為團的重要領導人和骨干。

4.新民學會等青年社團和長沙、旅歐早期團組織的建立

新民學會正式成立于1918年4月14日,參加發起的毛澤東、蔡和森、何叔衡、張昆弟、羅學瓚、陳昌等都是長沙湖南第一師范的同學和志同道合的摯友。新民學會在湖南的五四運動、1919年11月至1920年6月的驅逐軍閥張敬堯運動、1920年9月至12月的湖南自治運動,以及早期的馬克思主義宣傳中,都發揮了重大的作用。

1920年7月,毛澤東在北京、上海活動了半年多時間后回到長沙,相繼在長沙以新民學會會員為骨干,發起成立文化書社和俄羅斯研究會。同年9月,毛澤東、何叔衡組織了這些社團的成員在一師附小、一師校友會或文化書社集會,學習和討論馬克思主義,經常參加活動的有新民學會會員彭璜、陳昌、熊謹汀、郭亮、肖述凡、易禮容等人,為建立革命組織做了準備。10月,毛澤東接到上海和北京寄來的社會主義青年團章程后,立即在長沙開始了建團工作。他首先從新民學會、文化書社、俄羅斯研究會的成員中,發展團員,先后入團的有劉少奇、何叔衡、彭璜、陳子博、肖錚、彭平之、郭亮等人。經過一段時間的籌備,長沙社會主義青年團于1921年1月13日正式成立,毛澤東任團的書記。

新民學會和其他幾個青年社團在中國共青團早期組織的重要組成部分——旅歐共產主義青年團的創建方面,也起了重要作用。

五四運動后,中國青年的旅歐勤工儉學活動達到了高潮,總人數超過了1600多人,其中大部分集中在法國。國內一些進步青年社團的成員也參加了這一活動。他們中的一些優秀分子如少年中國學會的趙世炎、天津覺悟社的周恩來、新民學會的蔡和森、李維漢等,利用在歐洲的有利條件,努力學習馬克思主義,加深了對資本主義的了解,很快相繼成為馬克思主義者。隨著旅歐學生中越來越多先進分子的思想轉變,留學生中逐漸形成了幾個進步青年社團如勞動學會、工學勵進會、工學世界社(前身為工學互助社)以及在法的新民學會會員等,他們在趙世炎、蔡和森等人的領導下,先后開展了“二八(1921年2月8日)爭生存,求學權請愿”、1921年6月至8月的“拒款運動”和同年9月的“爭回里大(里昂大學)”運動等三次大規模的斗爭。

盡管由于爭回里大運動遭遇失敗,蔡和森、李立三、陳毅、張昆弟、羅學瓚等104人被驅逐回國,但他們的革命斗爭促使了更多留學生的轉變,為旅歐團組織的創建做了準備。在僥幸逃出的趙世炎及周恩來、李維漢等領導下,經過緊張籌備,1922年6月3日,旅歐青年團組織在巴黎郊區布倫森林中的一個小廣場召開成立大會,參加會議的有趙世炎、周恩來、李維漢、王若飛、陳延年、陳喬年等18名代表。會議確定旅歐青年團組織的名稱為“旅歐少年中國共產黨”。趙世炎(樂生)任書記,周恩來(伍豪)任宣傳委員,李維漢(羅邁)任組織委員。

通過以上分析,可以發現,青年社團在青年團的創建中起了很大作用,是社會主義青年團早期組織得以建立的重要條件。可以說,沒有五四前后出現的進步青年社團,就不可能有早期各地團組織的創立。當然,由于早期各地團組織大多是在各種青年社團的基礎上建立的,因此不可避免地存在著思想信仰的分歧,組織成份的混雜,以及缺乏統一的領導機構等缺陷,因此在成立后的發展過程都遇到了各種挫折,這是我們在研究中國共青團的創建史時也應注意的。1921年7月,中國共產黨正式成立后,加強了對青年團早期組織的領導,使各地團組織信仰一致,思想統一,組織和活動都發展到新的階段,很快成為有17處地方團組織,5000多團員的全國性組織。1922年5月5日,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第一次代表大會在廣州召開,宣告青年團正式成立。從此,中國青年有了自己的核心組織,中國青年運動翻開了新的篇章。

三、新時期共青團仍應重視和發揮青年社團的作用

歷史發展到了今天,中國社會已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90年前中國青年改造社會、振興中華的目標,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經過一代又一代青年的努力已經初步實現:中國已實現了民族獨立和解放,建立了有自己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中國的經濟總量已達到世界第二,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極大的提高,部分指標已經躋身中等水平國家之列;積貧積弱、任人宰割的局面已經得到了徹底改變,香港、澳門已經回歸。中國共青團從正式成立時的5000多人,發展到8000多萬團員,成了執政黨的助手和后備軍。當代中國青年各種社團和90年前相比,無論在組織形態上還是內容上,也發生了很大變化,特別是改革開放后出現了大量的青年自組織。從總體上說,這些青年社團和青年自組織具有以下特點:一是參與人數更多,發展迅速,參與群體更加廣泛,凝聚了大批青年;二是思想更加活躍,更加開放,主體意識更強,接受新事物更快,有很強的社會參與熱情;三是新的文化形式、生活方式也在青年社團和青年自組織中不斷形成,如熱心社會公益、慈善、環境保護、自身發展等,在和諧社會的建設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功能;四是有強烈的愛國心和公平正義感,是非分明,憎恨假的、丑惡的、壞的東西,希望我們的社會更美好、更和諧,我們的民族更強大,希望真、善、美的社會意識能占上風。特別應關注的是,以新的組織和集結方式形成的青年自組織,從游離于社會的邊緣狀態逐漸融進社會的各個層面,從鮮為人知的“隱性組織”發展成為全社會日益關注的力量。作為一種新興的組織形態,這些依據興趣愛好等自發組織起來的群體正在影響著我們的生活。青年組織在發展過程中還存在一些問題,也面臨發展的困境,需要共青團組織加以關注并予以正確的引導。

正是基于這些特點,我認為,新時期共青團仍應重視青年社團在中國社會發展中的重要地位。各級團組織要根據共青團十六大報告的要求,“加強對青年社團的服務與管理。各級團組織要高度關注青年自組織,把握青年中相同興趣愛好者之間需要交流互助、共同提高專業水平的特點,深入研究青年自組織產生和發展的趨勢,加強同青年自組織溝通聯系,配合有關部門做好對青年自組織的引導和管理,同時要主動培育和發展具有自組織特點的青年社團”。提升青年社團參與社會管理、改革開放、參政議政等方面的積極性和能力,協調共青團、青年社團和廣大青年之間的關系,發揮青年社團在團結凝聚各界青年方面的作用。我們相信,在新的歷史時期,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共青團在中國共產黨的正確領導下,通過各種青年社團,和廣大青年一起,在構建和諧社會,參與社會管理,推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法制建設、倫理道德建設,促進社會公平正義,推動進步文化發展,環境保護,維護全民族和廣大青年的利益,特別是底層勞工青年的利益,反對腐敗和封建殘余,縮小貧富差距、城鄉差距、地區差距,推動人的充分發展,最終實現祖國完全統一等各個方面都將大有作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艱巨任務,必將在一代又一代青年的不懈奮斗中得以完成。

注:原載團中央青運史檔案館編《紀念中國共青團成立90周年理論研討會論文集》,中國青年出版社2012年版。

閔小益:上海青年運動史研究會理事、秘書長,上海青年管理干部學院副教授

摘編:陳衛東

責編:李  艷

(團中央青運史檔案館供稿)

讀者讀過此文章
江西多乐彩综合走势图 江苏时时网址 新疆时时五星基本 两人斗地主玩法 双色球怎样买中奖率高 腾讯分分彩组选包胆计划 欢乐二人雀神有挂吗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网址 河北十一选五官方软件 专业购彩网 鱼丸游戏 奔驰宝马